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

不只是一场“剧本杀” 《扬名立万》戏中有广州龙凤戏

作者:admin日期:

分类:娱乐

<i class="pic-c广州夜生活网on">

“十个项目九个凉,商业投资很正常”,由上海猫眼影业领衔出品的电影《扬名立万》上周四悄然上映。宣传平平无奇,阵容马马虎虎,真不知道这一个,会不会凉。

真有点像“剧本杀”

在一个月黑风高之夜,一群不得志的电影人,被秘密召集到一起,他们各自“认领”了角色。召集人是陈明昊饰演的投资人陆子野,他发迹于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的上海滩,财大气粗手眼通天,一朝回城,誓要把惊天血案化成银幕精品,这一回在《理想之城》里仗义的汪炀成了有点怕事又相当世故的大背头陆爷;尹正饰演的良心编剧李家辉,做记者时候郁郁不得志,写影评犀利毒舌不讨人喜,写文章又得罪了权贵,但他满腔正义,不畏艰险,带领这一整组电影人努力还原了事件的真相;喻恩泰饰演一个烂片导演,牢牢抓紧“拳头”和“枕头”,哪怕被质疑烂片也无所畏惧,因为黑红也是红,但偶尔闪光的情怀和才华,叫人依稀看到王晶导演的模样。还有“花瓶”女星苏梦蝶、动作(替身)演员陈小达、曾经的默片皇帝关老师和身材细弱的笨蛋警察大海……一群尚未知觉危险的人被困在一栋建筑中,局中人无法逃脱,局外人又被牵扯进来,影片形式像极了如今流行的剧本杀和密室游戏的影像化处理。尤其,老洋房、花魁、凶杀、悬疑、阴谋,都是当下剧本杀里常见又讨喜的元素。

戏中有戏 案中藏案

但《扬名立万》绝不是一场简单的剧本杀。

这些不得志的电影人,想将一桩轰动一时的血案翻拍成电影,借此扬名立万,却不知自己已然置身于案发现场。密室的墙壁上,挂着一幅价值连城的布面油画,法国浪漫主义大师欧仁·德拉克罗瓦的代表作《撒尔达那帕勒之死》——一个昏庸的国王,为了向那些即将占领王宫的叛乱者泄愤,下令毁灭一切,看着那些曾给他带来快乐的事物,与他共赴黄泉……雪白的胴体和充斥画面的红色,奢靡的国王寝殿和扭曲的杀戮动作,带来了强烈的视觉冲击,也预示着某些事的发生。

密室的地上,墙柱上,满是血污,原来三位上海滩大佬惨死其中,房顶四角还有奇怪的钩子……这是上海近几年最轰动的一桩案子——“三老案”。尤其恐怖的是,陆爷丧心病狂地请来了凶手本尊,大门一关,不整出一部好作品,就谁也别想出这道门,局中人个个危在旦夕,成名也在此一举。也就是说,跟一般剧本杀全然不同,《扬名立万》中“凶手”早早亮明了身份,真正的剧情,围绕着三个谜团展开:凶手的身份是什么?凶手的动机是什么?凶手为什么束手就擒?

俯瞰全局 好不过瘾

不过,《扬名立万》最精彩也最值得称道的部分,并不在于推理和探案。编剧李家辉带领众人,寻找线索,揭秘凶手的过程中,现场诸位明明各怀鬼胎,却还要逢场作戏,戏中有戏。借助“三老案”的不断还原,透过不同角色的不同甚至截然相反的表现,观众能清晰地洞见人性的复杂,丑陋、勇敢、胆怯、自私等各种人性的切片都一一呈现在大银幕上。戏演到这里,不得不说,《扬名立万》是一部合格的喜剧,而喜剧的底色全是悲凉。

值得一提的是,电影还用这场特别的剧本讨论会,俯瞰了整个电影行业的众生相。投资人、编剧、导演、男女主演、动作替身,从烂片导演,到过气明星,再到影评人,导演刘循子墨在自己的长片处女作里借古讽今,一网打尽。除了大量揶揄、讽刺、自嘲行业乱象,123分钟的故事里还埋藏着太多对旧时代电影和电影人的致敬。

最后,认真回答文章开篇提出的问题。哪怕“十个项目九个凉”,但《扬名立万》里的这群电影人努力地拍完了属于他们的一个,他们穿过血痕斑驳的阴冷通道,终于去到了温暖的南方。或许这是一个十足的草台班子,在越南公映的电影也并不能让他们“扬名立万”,但这群“有良心的艺术家”说,“咱们做了应该做的事,问心无愧”,温情满满。而电影本身,在花里胡哨的剧本杀外衣下,裹藏着最朴素的戏剧逻辑,让最弱小的成长为最强大的。在上映的首周末,《扬名立万》取得了1.39亿元的票房,让深秋清冷的电影市场有了些许暖意。 (首席记者 孙佳音)

相关阅读

关键词不能为空